2014河北11选5公布图

 首页 >> 头条新闻
西方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存在方式的研究
2019年08月22日 07: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2018年第4期 作者:陈学明 字号
关键词:西方马克思主义;消费主义;人的存在方式

内容摘要:

关键词:西方马克思主义;消费主义;人的存在方式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西方马克思主义继承?#22836;?#25381;了马克思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为代表的“异化”学说,揭示出现代人的存在状态发生了全面的“异化”。这种“异化”存在状态尤其表现为“物性”对人的片面化塑造,使人沉湎于消费主义存在方式。消费主义的生活方式满足的只是虚假的需要,片面化、抽象化了人的真正的需要,违?#25104;?#33267;否定了人的主体性,本质上是一种不幸。不幸存在状态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资本逻辑内在地衍生出入的异化的、消费主义的存在状态,资本主义的整个社会制度对人的?#25345;?#32500;持着这种状态。走出这种存在状态,需要实现人的解放与全面发展。

  关键词:西方马克思主义;异化;消费主义;资本;人的存在方式

  作者简介:陈学明,复旦大学哲学学?#33322;?#25480;。  

  众所周知,西方哲学自19世纪后期开始,发生了一场现当代转型,这一转型尤其体现在对具有最高思维抽象程度和概念普遍性的“存在”的研究上,即体现在传?#25104;?#25152;谓的“本体论”论域中。现当代西方哲学,如果不?#27465;?#33030;拒斥所谓“本体论”研究,那么至少也是极大改变了对“存在”进行研究的方式:在方法上,摆脱了理性思辨式的、概念体系化的叙述,摆脱了基础主义和本质主义的思维模式;在对象上,尤其聚焦于人的“存在?#20445;?#20851;注人的“存在”的过程展现,即人的生活、生存样态;乃至有些哲学家干脆在核心范畴的表述上,也从承载着深厚西方哲学传统的“存在”(be),转而使用“生存”(exist)之类范畴。

  这种哲学思维的变革,尤其适应了20世纪以来西方的人们自身存在境遇的困窘和忧虑,特别是在二战后,西方在高度发达的现代化工业文明基础上,在资本主义特定社会制度和意识形态的制约下,以“消费主义”为主要标志的人的存在方式大行其道,乃?#38142;?#35199;方逐步流行而为世界其他地区所接受。但反过来,西方一些有识之士也以各?#20013;?#24335;从各个角度进行了深刻反思:这种存在方式是人所需要和应有的存在方式吗?人处在这种存在方式下真的非常幸福吗?人能否继续按照这种存在方式继续生活下去?这种存在方式会把人带到哪里?我们是否需要寻求一?#20013;?#30340;存在方式?人究竟如何美好地活在这个世界上?人对美好生活的?#38750;?#30340;必然性与现实?#38498;?#22312;?

  在对人的存在方式进行?#25945;?#30340;所有思想家中,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贡献特别引人注目,而关于人的存在方式的研究,本身也构成了西方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部分。当然,西方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存在方式的研究历时数十载,其内部理论流?#19978;?#32034;复杂多样,具体内容更不乏错误与谬见,但总的来说,是在西方特定的理论和?#23548;?#22330;景中,对既有存在方式的?#24184;?#21453;思。随着人们对真正美好生活的需求、对开创新的人类文明的需求越来?#35282;?#28872;,西方马克思主义关于人存在方式的理论探索的现实意义也不断地显现出来了,我们有必要择其中若干典型观点,梳理其逻辑线索,吸收其合理内核。

  一、现代人的异化存在状态

  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家们研究人的存在方式的第一步,就是?#26082;方?#23450;现状,搞清楚当今的人们究竟生活在什么状态下,这种存在状态有着怎样的特征。西方马克思主义?#21019;?#36825;个问题的基本理论立场,是继承马克思以《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为代表的关于“异化”的理论范式,加以极大的演绎发挥,用一系列具有联系和递进关系的概念范畴,刻画和揭示现代人的“异化”存在状态。关于所谓“异化?#20445;?#35199;方马克思主义的创始人卢卡奇在谈论人的劳动的“异化”状态时描述说:“人自己的活动,人自己的劳动,作为?#25345;?#23458;观的东西,?#25345;?#19981;?#35272;?#20110;人的东西,?#25345;?#36890;过异于人的自律性来控制人的东西,同人相对立”。①这里描述的路径和构型适用于一般意义上“异化”——从原本是“人自己的”东西,分化、脱离出去,成为客观、独立的存在,并进而反制人——西方马克思主义向我们揭示了,人在各个存在维度上都发生了这种“异化”。

  也正是从卢卡奇那里开始,西方马克思主义对人的“异化”存在方式的理解,就同另一个概念“物化”有着莫大的关联,认为人的“异化”存在状态也就表现为“物化?#20445;?#20154;的存在状态是仅仅作为一种“物”而存在着,人与他人之间的关联也就是一种“物”与另一种“物”之间的关系。当然,如果我们仅仅从还原马克思原始语境含义的角度看,这种把“异化”理解为“物化”的思路是有偏差的,正如卢卡奇本人所明确检讨的,马克思那里的“对象化”、“物化”和“异化”并不等同,至少“不尽相同”。但是,也正如卢卡奇所言,这种误解?#25512;?#31163;,却造成了重要的思想史成果,“对?#29420;?#21490;与?#20934;?#24847;识》的成功肯定起?#24605;?#22823;的作用?#20445;?#25105;们其实可以说,正是这种对“物化”的转义用法,开启了西方马克思主义“别有洞天”的独到理解,刻画了现当代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存在方式。对“物化”概念的这种演绎发挥,不仅强调了“物”作为载体对“异化”过程当中的分离性、独立性的重要意义,而且强调了“物性”、“物的原则”对人的存在的规定和塑造作用,更加深刻地揭示了人的存在状态的特征,并且为揭示这种存在状态的形成机制提供了线索。

  这种“异化”或者说“物化”的存在状态,首先表现为“劳动的物化”。劳动应当是人自己的活动,乃至应当是人活在世上最基本的活动,亦即最基本的存在方式,而现在,人这种最基本的存在方式也不属于自身了,反而成了与人自?#21512;?#23545;立的东西,人自己非但不能控制它,而且受其控制。在当代资本主义社会千篇一律的生产体系当中,人成了整个生产体系的一颗螺丝钉,劳动早已丧失了作为人的本?#36866;?#29616;、人的真正幸福的可能,也就是说,劳动丧失了成为一种自由自觉的活动、成为一种消?#19981;?#21160;的可能。进而,在卢卡奇那里,还用“劳动的抽象”来概括人的劳动的“物化?#20445;?#25226;马克思早期对劳动异化的规定同后期关于商品、商品两重性特别是“商品拜物教”的学说结合起来,阐明了在资本主义社会中,人的劳动的“物化?#26412;?#26159;使“具体的劳动”变成“抽象的劳动?#20445;?#25277;象的劳动”构成了现实的原则,从而,人们对抽象劳动即价值的考量,成为人的“理性”运用的首要乃至唯一场合。在卢卡奇的批判视角看来,这种根据计算、即“可计算性”来调节的合理化原则,带来了劳动者的割裂,造成了人与人之间的“孤立化”、“原子化”。而通过劳动的“抽象化”过程与原则,“异化”或“物化”也就具有了可推广性,可以一般化地推广到人们的社会生活的其他领域。

  卢卡奇在揭示这种经由“孤立化”、“原子化”的中介,从劳动的“抽象化”到人的生存状态的全面“物化”图景时,指出这种存在渗透进了人的意识,形成了人的“物化”意识。“物化”意识被后来的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们发挥了,他们在历史和逻辑上?#38469;?#24471;对现代人们存在方式的异化和物化状态的揭示进入新一个层级,异化表现为思维方式的异化、物化,表现为工具理性、?#38469;?#29702;性、生产理性、控制理性等对人的规定和塑造,这种理性超出其必要界限,而表现为对人们的日常生活过程的渗透、规制,乃至完全?#25345;?#20102;人们的日常生活过程,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们用“一体化”、“殖民化”等等呈现出学派差异的术语,从不同侧面和程度上描绘?#23435;?#21270;意识的这种?#25345;?#21147;、塑造力。也是从这种物化意识的枢纽出发,西方马克思主义的许多论者各自展开了对理性、现代性的根本批判?#22836;?#24605;,并将批?#22411;?#23637;?#30001;?#21040;对各种社会经济政治文化建制物的批判,西方马克思主义者们的批判话语体系当中,“拜物教”概念大大超出了马克思的本义范围和卢卡奇的最初应用界限,成为一个具有高度能产性的范畴,可以填充成为“XX拜物教?#20445;?#23545;种种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所给定的肯定性存在进行无情的批?#23567;?/font>

  西方马克思主义揭露人的全面物化生活方式的重点在于,他们指出了这种物化状态的最主要特征是消费主义,人不是在生产领域而只是在消费活动中寻求满足,例如用弗洛姆最概括的范畴来说,现代人的存在方式就是?#21360;?#23384;在”(to be)嬗变为了“?#21152;小薄?#24403;代资本主义社会的这种消费主义范式,把人的满足等同于无休止的物质消费,把消费与满足、幸福等同起来,用消费的数量作为衡量自己幸福的尺度,把不断提高消费水平的生活方式作为个人的最高价值?#38750;蟆?#23588;其是在当代社会的丰裕条件下,从理论上来说个体本身可?#28304;?#33258;然必然性中解脱出来,具有为创造性的人性的目的而进行活动和生产的可能性。但是,当下的消费逻辑阻止了将生产从属于创造性活动,甚至泯灭了所有创造性活动,所以正如高兹基于马克思的预言所发挥的,资本主义发现自己面临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即为了客体而将主体塑造为被市场化的,不是调整供给满足需求,而是使需求调整满足供给。③

  马克思在《1844年经济学哲学手稿》中的一段话描述了他?#27465;?#26102;代人的劳动异化的存在方式:“你的存在越微不足道,你表现自己的生命越少,你拥有的就越多,你的外化的生命就越大,你的异化本质?#19981;?#32047;得越多。国民经济学家把从你的生命和人性中夺去的一切,全用货币和财富补偿给你。”④而在当代,这种异化模式的焦点?#30001;?#21644;转?#39057;?#28040;费领域,这种消费主义范式会让人们误认为,不断增长的消费似乎可以补偿其他生活领域特别是劳动领域遭受的挫折,因此人们疯狂地?#38750;?#28040;费以宣泄劳动中的不满。人本身具有各种各样的需求,是全面的需求,这些需求的满足就是人的幸福,是人的全面发展,这其中,?#38750;?#29289;质享受并不是人的主要需求,至少不能说是唯一需求,物质需求的满足本身并不能给人以幸福。人与动物不同,人非但不满足于衣食的丰饶华美,而?#19968;?#21147;图摆脱物的直接性的束缚,?#38750;?#36229;越,?#38750;?#26356;高级、更高尚的东西。而现代人的“异化”或“物化”存在方式,单一地把?#38750;?#29289;质享受作为第一需要,从而也就消解了人的全面性,把自身降低为一般动物的层次,用马尔库塞的术语来说,人也就成了整齐划一的“消费机器”。

  在对人的生活的社会形态的看法上,西方马克思主义着重揭示了整个社会的“病态”同各个个人“异化”的相互融合?#38498;?#30456;互促进性。从卢卡奇开始,西方马克思主义就强调“总体性?#20445;?#20027;张超越第二、第三国际当中对马克思主义的机械解读,特别是超越对经济领域决定作用作片面的强调。当然,这?#20013;?#30340;理论路向在具体展开过程中,又走到了另一个方向上的误区,逐渐迷失了经济生产方?#33050;?#21028;的基地,囿于对社会文化观念的批?#23567;?#20294;是,从借鉴吸收其合理内核的角度来看,我们要看到“总体性”以及战后西方马克思主义对“一体化”、“社会体系”、(广义而非狭义的)“文化”等的讨论,的确以一种片面的深刻?#28304;?#21450;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整体运行机制、再生产机制的要害。在马克思看来,工人?#20934;?#26159;“一个并非市民社会?#20934;?#30340;市民社会?#20934;丁保?#26159;资本主义内部的否定力量和掘墓人。而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看来,包括工人?#20934;对?#20869;的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成员,?#21152;?#29616;代的社会制度全面地、整体性地融合了,包括生产、消费、心理、文化等各方面,工人?#20934;?#21464;成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肯定力量,或者至少人们?#23478;?#32463;丧失了可能性,昏昏欲睡、麻木不仁,他们不再去想象“另一种生活方式?#20445;?#24322;化”成为一种自锁的稳定状态。

作者简介

姓名:陈学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24179;?#20986;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31185;?#35770;

回到频道首页
11.jpg
2014河北11选5公布图